贝儿森江南温度|脚炉焦糠的香-留园

发布时间:2018-02-10编辑:admin阅读:28

    江南温度|脚炉焦糠的香-留园


    过了大雪,江南的冬天就算正式来了。
    江南冬日冷贝儿森,唐代诗人孟郊写江南冬日:“厚冰无裂文,短日有冷光”,从前书生逢寒日,“天大寒,砚冰坚,手指不可屈伸”。
    江南寒气不输北方呆子王妃,1977年,苏州最低温度零下九度,是很多人记忆中最冷的一年。江南素无暖气,可是江南的冬天有自己的温度。
    孵太阳
    苏州说孵太阳,”孵“发音bu,第二声。冬日苏州街头,太阳好吴振洲,老房子暴劫柔情,白墙下许和琪,一溜老人家像猫一样一字排开萌兽不易做,孵太阳。老人家冬天孵太阳要喊同伴,最好是吃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面,到茶馆里泡一杯热茶。
    老苏州们爱去的茶馆常常在河边,四面敞风,夏日通风,冬日也通风,风送阳光来,老兄弟们见面,各人手捂一杯茶,太阳底下坐着,慢着聊慢着饮,慢着,晒日头。

    汤婆子
    传统汤婆子以铜制成,一只大号汤婆子用铜2.4斤, 可以冲一瓶半开水,小的耗铜1.2斤,可以冲半瓶水。

    30年前,汤婆子还是苏州很多家庭的过冬利器。热水冲进去滚烫,所以汤婆子外面必要套一只双层棉布护套,护套口头一根绳子抽紧封口;也有偷懒的人家小爱进城,用毛巾包好,效果相似,暖而不烫,放进被子里许嘉重生记事,温暖可以延续到第二天早上;小的可随身带做暖手宝,小人惜热如金,轻易不借外人。
    从前苏州人节俭,一只汤婆子用几十年,代代相传的汤婆子油光水滑,亮得可以当镜子。
    汤婆子从老苏州那里传着传着,到了小一点的苏州手里,就变成了热水袋、盐水瓶一级病毒。热水袋,上海产的永字牌最受欢迎,房艺谈大人小人侪欢喜。盐水瓶是家里爸爸妈妈到医院讨了来的,冲上滚烫的水,套在袖套里,两头扎好,滚进被子里,暖。盐水瓶也有风险,遇到睡相不好的小人,夜里一脚踢出去,砰啪一声不知道夜半更深里惊醒了谁。
    脚炉
    汪曾祺回忆江南,说冬日取暖用脚炉辽大二姐,脚炉暖人。

    和汤婆子一样脚炉也是铜制冷子夕 ,上覆一只多眼盖,盖上雕松竹梅花图案,炉身里装炉砻糠、草木灰,砻糠慢烧,暖意渐起,热气从炉盖小孔溢出。
    老太太们叉麻将、抹纸牌,人人脚下一只脚炉;炉膛里的砻糠实心眼,透气度低,一边燃一边火力式微,需要用“拨火板”沿炉边挖两下,拨松粗糠,透出气,火力焕新霸王新传。
    汪曾祺说冬日脚炉可以做一首诗:“冬天,脚炉焦糠的香。”

    天晴的午后,抄只脚炉,抓一把黄豆放在脚炉里爆,坐白墙下,看日头渐西,顺其自然,一只猫,轻手轻脚。

    ID:ai_garden
    交流 | 转载 | 投稿 | 爱园林
    投稿也可发送至
    liuyuan@ncspread.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留园
    猜你喜欢
    石头记 |花木几易石不语
    苏州味道 | 冬日萝卜久煨香
    寒碧山庄 |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忆苏州 | 盛年不再光阴迟
    瑞云峰往事 | 妍巧甲于江南


    景 秀 创 新 工 场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