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雷钢桥我是东海乡下人!以前我的日子是这样过的.....-东海微城事

发布时间:2017-08-05编辑:admin阅读:20

    我是东海乡下人!以前我的日子是这样过的.....-东海微城事
    点击东海微城事订阅!
    再过20来天,
    又到了东海人磨镰刀收割麦子的季节。
    亲爱的东海农村小伙伴们
    是不是可以计划着回家割麦了......

    风风雨雨几十年,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摩合罗传。二十年前割麦,一般农村家庭从收割小麦到贮藏最少需要两周的时间。

    现在不一样了,一家好几块地,用不了两三天就能完活。二十年前怎样收获小麦你或许依稀有些印象,或许早已忘记,还有很多人不知道是怎样收获的。今天小编和大家一起回忆一下逆神炼金。
    割麦子

    割麦子是个非常累人的活,镰刀是必用工具。弯着腰一干就是一天。这活不光是累而且有一定的危险性,割下来的小麦再用车拉到“场”里面。
    轧场(脱粒)

    -石滚轧场-
    -拖拉机轧场-
    堆麦秸(mai jie)

    -铁叉和竹耙-
    轧完场贝雷钢桥丁莎莎,就到了麦秸垛的时候了

    -麦秸垛-
    要堆出一个既稳定又漂亮的麦秸垛也是需要技术含量的。
    “扬场”


    扬场是把石滚轧好的麦子趁有风的时候用木掀迎风抛向空中,借用风力吹去麦子的秕子以及短的麦秆和麦糠等。
    晾晒入仓

    现在想想门门果实,那个时候也真是辛苦,累了吃块雪糕我本小人,啃个西瓜。那个时代农村生活的象征白文豹,是无数人的回忆孙神州。
    农忙没时间吃饭,吃个变蛋,来瓶啤酒就是幸福!
    很怀念咱小时候那麦秸垛时光董怡菲,那份天然、那份纯朴、那份天真、那份快乐,那份麦秸垛里才有的激情……

    儿时的打麦场,大人的繁忙场,孩子的欢乐场。现在都盖房子了!起场,父母盼着收成,如何颗粒归仓,孩子想着玩耍,怎么能够尽情尽兴。

    如果说现在的孩子有充气蹦蹦床,那麦秸垛就是我们的蹦蹦床。

    等过了麦季,依然可以玩耍,没准儿还能摸出俩鸡蛋。

    无所顾忌,肆无忌惮我的女皇上司,不怕磕着碰着。小孩子,把麦秸垛当成游戏的乐园凌退思。

    有的麦秸垛,可以避避雨,也躲在里面捉迷藏。

    ▲老人也喜欢在麦秸垛上晒暖儿……
    大人在田间劳动,我们坐在麦秸垛下,夏能乘凉,冬可保暖,回家了再拽一筐麦秸做饭。麦秸垛,大石磙,倘佯在我梦中买土豆的故事。如一朵沐浴阳光,沾满春露,浓郁芬芳的花朵,烂漫绽放在我内心深处。温馨着我的梦境舍本逐末造句,温暖着我在城市漂泊的心。

    无人玩耍的麦秸垛,显得异常孤单。


    好的麦秸垛,必须是有角有楞,规规矩矩虎墨沉香,一看就很漂亮。

    曾经的麦秸垛,是乡村的一道风景狡猾的爱,煞是漂亮。

    麦秸秆不是喂牛,就是用来烧火做饭。拽瓷实的麦秸垛,是个技术活,手拽的生疼生疼哩顺电网上商城,只拽出来一小把儿。


    割过麦妻为君纲,也代表这蒙城的夏天正式来临!

    晚上常把桌子拿到外面吃饭,边聊天边吹着晚风边吃饭,可舒服了勇者湾湾。

    池塘成了天然的游泳池
    一下傍晚就有小孩偷偷来玩水了
    安全是个大问题!

    (小朋友切勿模仿哦,洗澡需要大人陪同)
    看着就想吃的小白瓜

    小香瓜...你还记得这味道吗?

    菜瓜,以前基本上加家家户户都会种的

    西瓜祖嘉泽,自己种的,天然无公害
    每天早上
    可以去菜地里摘些新鲜的豆角
    虽然有那么几个小虫子

    青椒绿油油的,城里好几块钱一斤呢
    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摘,保证最新鲜



    晚上几个小孩玩老鹰抓小鸡,
    这情景,王百洋可能N年没见过了吧!

    偶尔赶个集食罪巴鲁,卖桃的都是认识的,
    村里就是这样
    聊一聊总能找到共同的熟人
    好吧,来几斤吧!

    这样的生活,却是城里人天天向往的生活
    也是进入城里生活的东海乡下人
    再也回不去的生活
    转'发+提醒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