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鸵女鞋流芳千古的柳公权,到底经历了什么?-柳公权书协

发布时间:2018-02-27编辑:admin阅读:78

    流芳千古的柳公权,到底经历了什么?-柳公权书协观滔宽带
    公众号简介:经相关部门批准,30位对柳体书法兴趣浓厚的书法家,成立了柳公权书协。30位成员年龄最高的已经73岁、最小仅27岁蜀汉三老将。钻研书法,收获心灵的快乐。崔宇革

    身逢乱世柳公权
    公元八〇五年,刚刚经过安史之乱的大唐王朝内外交困,外有吐蕃、回纥、南诏侵略,内有宦官掌权雪之梦简谱,节度使作乱。
    急于改变现状的唐顺宗李诵刚即位不久就接受了“二王刘柳”即王伾、王叔文、刘禹锡和柳宗元的改革意见,为维护统一,主张加强中央集权,反对藩镇割据,反对宦官专权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史称“永贞革新”孙蝶。
    但这显然触犯了宦官集团的核心利益,以俱文珍等人为首的宦官们如惊弓之鸟般迅速开始反击,先是鼓动立顺宗长子李纯为太子,后又玩弄权术以顺宗名义下诏由皇太子主持军政,随即拥立李纯即位,迫使顺宗退位为太上皇。
    等到顺宗反应过来,一切已成定局,从被立为太子开始盼了二十六年的皇帝生涯仅仅只八个月就宣告完结。

    顺宗退位不久便死在宫中,死因成迷,真相已经无关紧要,唯令人叹息的是“二王刘柳”的革新大计未见成效就胎死腹中。
    这一年的柳公权二十八岁,仍是一名苦读的书生,但此时他已经才高八斗、游遍四方,只是差一个爆发的机会。
    当柳公权通过父亲柳子温与兄长柳公绰得知唐王朝的宫廷变动时,也不禁扼腕长叹一番,但自己却无能为力。
    受父兄的影响,柳公权从小就立志成为一名为民做主、心系天下的好官,但年年进京年年不中。父兄都安慰他大器晚成,但他知道唯有金榜题名才能证明自己。
    柳公权科举
    柳公权的年纪随着一年又一年的科考越来越大,但始终不变的是他那颗顽强追梦的赤子之心。
    冬去春来,转眼就到了八〇八年,唐宪宗即位的第三年,经过一系列的为政措施,大唐王朝开始趋于稳定并有了中兴之势。
    这一年的春天雨水充沛,像是在安抚伤痕累累的大唐王朝和屡考屡败的柳公权,也像是预告着唐王朝和柳公权要开始转运了。
    看着这贵如油的春雨一点一点滋润冰封的大地,贝鸵女鞋案前苦读的柳公权不禁思量:我的春天什么时候能来呢?
    选了个良辰吉日,老考生柳公权从华原柳家原一路南下,前往京城长安参加春试大考。从童生试、乡试、省试到即将开始的殿试莫比德。
    从弱冠之年到而立之年,为了跟父兄一样入仕为官,实现人生价值,复兴老柳家,他耗去了人生中差不多是最美好的十多年光景,专心于科考的他甚至至今未娶。

    虽然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却一直未能如愿,但他始终相信着所有的努力都会有回报的那一天。终于,唐宪宗元和三年,即公元八〇八年,京兆华原学子柳公权,在他三十一岁这一年,终于爆发,如同一匹黑马在人才济济的考生中脱颖而出。经科考,柳公权登进士科王冕好学,又登博学宏词科,为状元。
    这不仅让柳公权自己欣喜若狂,也让父母兄长为之释然,同时华原的老百姓也为之自豪,敲锣打鼓压六宫,奔走相告。随着当朝状元柳公权从长安城南的柳府骑马北去,穿过熙熙攘攘的街市,昂首阔步踏进大明宫的门槛,他的春天正式开始了。只是春雨初霁,道路依然泥泞。
    状元郎柳公权
    虽为状元出身,但一开始柳公权并未被重用,甚至一度被冷落。从元和三年到元和十四年这十一年间,一直是秘书省校书郎,一个正九品上的芝麻小官。
    虽说订正讹误,校勘整理皇宫图籍史册是份优差,柳公权由此得以遍阅群书,结交文客,但长期的校书工作令柳公权心生疲倦,而且他的抱负远不只一个小小的校书郎。
    只是柳公权性格内敛,私下里更爱宅在府中琢磨书法,不像他的哥哥柳公绰性情洒脱直率,好与豪杰交集,因而仕途顺畅。
    更何况官场变幻莫测,人鬼混杂,倘若柳公权是个圆滑之人,与长官交集时说些阿谀奉承之话,倒也不至于十一年未得升迁。

    一根稻草、步步高升
    元和十四年(819),与柳公绰私交甚好的时任夏州刺史李听向其打听有没有掌书记的合适人选可以引荐,柳公绰一下就想到了还在暗无天日的大明宫书库校书的胞弟,便力荐了柳公权。
    由此柳公权的政途开始发生转机,离开京城长安北上夏州任掌书记,兼判官,正八品上。
    夏州乃风沙之地李玟暎,一度是刀光剑影的战场,柳公权在这里洗炼身心,感受大自然的神奇造化与人事的变幻莫测。
    大漠的风光与故事与先前从书本汲取的营养产生强烈的共振并相互交融,对自己对人生对大唐王朝产生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上任夏州掌书记的翌年,柳公权进京奏事,被即位不久的唐穆宗李恒召见,突然被召见的柳公权满脸茫然,心想自己最近也没犯什么事啊,直到穆宗说:“我于佛寺见卿笔迹,思之久矣。”
    柳公权这才放下心来,紧接又回想着自己何时在佛寺题过字,终于想起来六七年前在荆门唐安寺时见朱审所画山水而有感特题了诗“朱审偏能视夕岚,洞边深墨写秋潭。与君一顾西墙画,从此看山不向南。”
    没想到被当朝皇帝看到并给其留下来很深的印象,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命运造化,玄妙至极。
    由此柳公权被拜为右拾遗,从八品上阮裕焚车,后补入翰林,任侍书学士,从夏州调回到了长安。虽然官位降了,但待在皇帝身边就多了很多表现的机会,更何况穆宗赏识他的书法和才华,理应从此官途亨达,步步高升。
    但即使到了皇帝身边,老实人柳公权一如既往的从不卖弄才能,有事做事,有一说一,低低调调,宠辱不惊。
    一次,作为侍书的柳公权指导穆宗书法期间,穆宗赞叹之余向其请教书法之诀窍,柳公权遂对曰:“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爱人随风而来。”

    好逸恶政的穆宗听了面色大改,以为柳公权以用笔之道在讽谏自己。
    老实人柳公权当时并没有意识到皇帝对他的态度已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而且他那句话的本意只是告诉皇帝要用心才能练好书法,所谓笔正也只是颜体所体现的的中锋行笔。
    到此难得的升迁机会由之断绝,原本赏识柳公权的穆宗直到驾崩也未重用他太古剑修,只是象征性的将柳公权从右拾遗迁为右补阙,由从八品上升到从七品上。
    长庆四年(824年)的年底,柳公权出了翰林院,迁为起居郞,官位由从七品迁至从六品上,这算是对柳公权的宽慰,作为皇帝的书法老师,但皇帝自己从来不向他请教书法,这让柳公权找谁说理去呢。
    宝历二年(826年)冬月,刚游猎归来的敬宗兴致不退,又摆酒设宴,酒过三巡之后,正酣的敬宗被刘克明、苏佐明等常在一起玩耍的宦官杀害,时年仅十八。
    敬宗的死,无疑是有心之人想夺得皇位肆意为之。宫廷风云在宫廷成立之日就注定了宫廷不塌风云不停,只不过旧的宫廷倒下,在其废墟之上又会建立起新的宫廷。
    固然是成王败寇,只是死在宫廷之下的冤魂又有多少人为之叹息?

    这一出接一出的悲剧究竟是何时能停?我们的出路到底在哪里?经过一场政治风暴之后,敬宗弟李涵即位,更名李昂,是为唐文宗。
    文宗即位初,老实低调的柳公权并未得到他的重视,虽被调任司封员外郎又奉诏二入翰林院,充侍书学士。也许当时的文宗只看到了柳公权精湛的书艺,实不知柳公权还有满腹的学识。
    一晃又是三年过去,久不得志的柳公权在与哥哥柳公绰的家书中一吐苦闷之情,时任检校左仆射、北都留守、河东节度观察使、太原尹权倾一方的柳公绰深知弟弟的难言之隐。
    遂给私交甚好的当朝宰相李宗闵写了一封信,李宗闵也了解柳公权的才干并不在下风,遂将柳公权升迁为右司郎中,从五品上,后又转为司封郎中、兵部郎中、弘文馆学士。
    值得一提的是,凡弘文馆的学士,无不才华出众,才子们的思想在这里相互碰撞,唐代的文化因此也在这里锤炼升华。他们为大唐王朝出谋划策,柳公权也因此也有了施展才华的天地。
    文宗好读书,每遇疑问便来弘文馆求解,学士们一一解答,每逢柳公权作答时,文宗都觉耳目一新,由此便开始重视柳公权。
    政途一直不温不火的柳公权,状元出身满腹经纶却一直被埋没的柳公权,终于开始施展抱负,步步高升。

    如鱼得水柳公权
    先是召柳公权为侍书,升任谏议大夫,不久又改为中书舍人,正五品上。并充任翰林书诏学士,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入翰林院,但境地已是大不同于前两次。文宗期间,一直升任到翰林学士承旨,文宗驾崩之后唐武宗李炎即位,柳公权随即被授右散骑常侍,从三品。
    从从五品上的右司郎中到从三品的右散骑常侍,已是连升七级。而后的武宗、宣宗、懿宗期间,柳公权的官位也是步步上升,一直迁至从二品的太子少师。咸通六年(865年),柳公权去世,时年八十八岁,获赠从一品的太子太师。
    柳公权之书法自不必多说,众人皆知的楷书四大家之一,而且笔者也是初习柳书,不敢枉加评论,这里就借用一些历代书家学者的言论加以分析。
    后晋刘昫等撰的《旧唐书·柳公权传》评柳书:公权初学王书,遍阅近代笔法午后薰衣茶,体势劲媚,自成一家。
    宋苏轼在《东坡题跋》中评柳书:柳少师书,本出于颜,而能自出新意,一字百金,非虚语也。其言“心正则笔正”者,非独讽谏,理固然也。
    世之小人,书字虽工,而其神情终有睢盱侧媚之态,不知人情随想而见,如《韩子》所谓窃斧者乎,抑真尔也?然至使人见其书而犹憎之李妍度,则其人可知矣。
    书贵瘦硬方通神”千古书家柳公权的传奇已过,新的传奇等待着我们去书写。只要我们同柳公权一样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终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核心提示:交流分享,共同进步,其乐无穷!
    长按关注:习一手好字,成就未来书法 | 赏析 | 实用 | 易学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