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敌7江离歌 季少卿TXT小说全文阅读 《恨是一场局》-大大小说资源

发布时间:2019-03-05编辑:admin阅读:56

    江离歌 季少卿TXT小说全文阅读 《恨是一场局》-大大小说资源
     
    ☆、第01章 出狱
    宝安女子监狱,一个灰布衣裳手里只挽着个简陋包袱的女人步履稍显蹒跚地迈出了监狱大门。
    灼热的日头照在她的脸上,她却丝毫不觉得刺眼,江离歌麻木已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笑意。
    六年了,她终于自由了。
    祁俊哥,会来接她么?
    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新鲜空气,江离歌没有察觉到不远处停放着的一辆深灰色宾利,手握方向盘的男人正静静地注视着她。
    男人俊朗的眉眼此时此刻写满了阴翳,手中握着一块状似怀表般的项链,打开盖子,里面放着的却是一张照片,其中的少女笑靥纯净灿烂如花。
    小雪,我找到这个害死你的凶手了,从今天开始,等待她的才是真正的地狱。曾国犹
    男人攥紧手中的项链,嘴角划过一抹森冷的笑容。
    ……
    S市赫赫有名的皇冠大酒店,一场轰动政商两界的婚礼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新人正是董家大小姐董明渊同年轻有为的检察官祁俊。
    明晃晃地水晶玻璃吊灯下英雄无敌7,身着华服的宾客们手挽着手交头接耳,讨论的热火朝天。
    然而在僻静阴森的走廊里,客人们谈论的核心人物之一却正一脸心虚地跪在女人面前。
    “离歌,我求求你,你要多少钱都行,可是当初的事情,求你不要说出去,你也看见了,我现在刚刚结婚,是我背叛了你,我猪狗不如,但看在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儿上,求你替我保守秘密。”
    江离歌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她本以为最难过的事情不过是在监狱里捱过的那些时光,却不想真正的折磨是在出狱之后,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迎娶他人。
    仿佛曾经的山盟海誓,不过是一场笑话。
    “祁俊,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拿那件事情要挟你么?”江离歌凄然一笑,想起六年前母亲跪在她面前,说祁俊和祁家对她们母女的种种恩情,说她不能忘恩负义。
    因此她下定了决心,替祁俊顶罪寇仲宋玉致,并将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底。
    思及至此桂纶美,江离歌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祁俊,你太小看我了,还记得十岁那年我们在安乡的树林里迷路,你为我烧火留下的伤疤么?我那会儿心疼愧疚的要命,你就骗我说让我以身相许来报恩……”
    “离歌……”祁俊顿时有些听不下去了,苦苦哀求道:“对不起爱养成3攻略,真的对不起离歌,从前的事情是我混账,现如今……现如今你想要多少钱,我补偿你,一百万够不够?”
    “祁俊!”江离歌扬起手,很想甩在这个男人的脸上,可最后还是无力的落下,凄然一笑:“当初我答应了你,可是现如今,我不愿意了,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江离歌说完这句话就决然地转身,这个瘦削孤单的背影不禁刺痛了祁俊的目光,他下意识地就想要起身去抓住江离歌,却不料这一幕恰巧落在了新婚妻子董明渊的眼中。
    “你们!”董明渊提着裙子疾跑两步冲道二人面前,用力打掉了祁俊抓着江离歌的手。
    “不要脸的贱女人,居然纠缠我老公!”董明渊恶狠狠地扑向江离歌,长长的指甲在她的手臂下留下了一排血痕,尽管如此,她犹觉得不过瘾,想要抓向江离歌那张姣好的面容。
    “明渊!”祁俊连忙呵斥,却是来不及阻止。
    眼看着董明渊的手就要落在江离歌脸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出现在江离歌的身后,将她一把扯了过来。
    意外之下江离歌没有站稳,而是径自倒在了一个宽阔的胸膛里。
    “季总……”董明渊的动作僵硬在原地爆转陀螺王,眼前是赫赫有名的季氏财阀继承人季少卿,是她无法得罪的大人物。
    “祁先生,董小姐,晚会上还有不少人等着你们二位的敬酒呢。”季少卿冷冷地说出这一句,手中的酒杯也紧跟着抛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擦着董明渊的脸砸在了她身后的墙壁上。
    “啊!”董明渊吓得发出一声惊叫,转眼间便见到一地的碎玻璃。
    祁俊也铁青着脸色,看到眼前俊美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将江离歌抱在胸前,薄唇勾起一个邪魅狂狷的笑容,冷冷道:“江离歌是我的女人,谁敢动她试试?下次我的酒杯,砸的可就不是墙了。”
    语毕,将怀中的女人拦腰抱起,扬长而去。
    ☆、第02章 居然是他
    一路疾步走向花园,季少卿这才将怀中的女人放在缀满了紫藤花的秋千上。
    “江离歌,六年不见,你怎么活的还不如个死人。”季少卿抱着双臂,冷冷地盯着江离歌,眸光满是讥讽。
    居然是他……
    江离歌望着季少卿,想起上一次见到这人时,他是高高在上集团太子,而她也算得上是季氏集团中得力的业务经理。
    现如今呢,他更进一步春宫缭乱,荣升成为集团总裁,而自己却沦为了阶下之囚。
    人生,还真是处处充满了讽刺。
    见到江离歌默不作声,季少卿的面色更加阴沉。
    “江离歌,你知道你的丑事出了以后,公司的股票跌了多少么。”季少卿说这话时,宽厚有力的手掌捏住了江离歌的下颌,迫使她看向自己。
    真瘦,季少卿只觉得自己握着的仿佛只有骨骼,跟六年前那个神采飞扬,自信努力的江离歌比起来,眼前的女人委实有些狼狈不堪。
    “季总陈洁昊,对不住,要不您干脆给我送回去再关上几年,什么时候消气了再放出来都成。”江离歌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季少卿说的没错,她现在活得的确不如一个死人,死人永远安息,而且她却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闻言,季少卿心中就是一股无名火袭来,手指用力收紧,可是眼前的女人却仿佛没有半点痛感。
    季少卿顿觉无趣地松开了手,冷冷地盯着江离歌:“江离歌,那个数你这辈子也付不起,你若是真打算赔,那就把你自己赔给我吧。”
    江离歌愣住,旋即忍不住皱眉:“季总您可要想好了,现在您面前的可不是什么名媛佳丽,而是一个肇事逃逸犯,而且还是手上沾了人命的,您寰宇逍遥,确定敢要?”
    这句话显然是激怒了季少卿,只听见他狠狠地咬了咬牙,附身在江离歌的耳边森森道:“爷什么样的女人没玩儿过,杀人犯?哼,你还挺有自知之明,不错,杀人犯,我还真没试过,不知道滋味如何。”
    江离歌无奈地闭上了眼,忍不住猜想是不是男人都有这种胜负欲,想当初在集团里的时候,常常流连于花丛的季少卿就曾经邀请自己成为他后宫的一员,自己不仅拒绝了,还将季少卿狠狠羞辱了一番。
    报应来的可真快。
    江离歌冷笑:“季总,想要赔偿,那就去法院告我吧,乐意之至。”
    望着江离歌离去的背影,季少卿幽幽开口:“我要是你,就识相点,要知道爷看上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江离歌走路的身子微微一顿,但却始终没有回头。
    然而几天之后,她就明白了季少卿这一番话的含义。
    医院浓重地消毒水味道让江离歌十分不安,母亲的主治医生一脸凝重地对她道:“很抱歉江小姐,您的骨髓配型跟您母亲并不吻合,我们会尽量帮您寻找合适的配型,但是在这期间的治疗和住院费用,冒昧问一句,您有承担的能力么?”
    江离歌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是灵魂落魄的离开了医院,回荡在脑海中只剩下医生那夹杂着叹息的话语。
    等到她如梦初醒时,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季氏的大楼外。
    ☆、第03章 爱我吧 你会拥有一切
    这个地方她曾经无比的熟悉,从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到干练的部门经理,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她都如数家珍,如今见了,不免有些触景伤情。
    就在江离歌踌躇徘徊的时候刘语乔,身后突然响起了女人讥讽的笑声。
    “我当是谁,原来是江经理啊,听说您不是进去了么,怎么出来的啊。”曲美馨此时刻薄的神情同当年犯错时候苦苦哀求自己时的模样判若两人。
    江离歌淡漠地瞥了她一眼,任凭她如何冷嘲热讽情绪始终没有半点波澜起伏。
    “哼!装什么深沉,还以为自己是当初的部门经理么,风水轮流转,江离歌,你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曲美馨说完这句话就立刻去招呼保安:“保安呢,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给放进来了!赶紧给我撵出去!”
    保安见状颇有些为难,毕竟一楼接待大厅原本就人来人往,这女人的要求简直毫无道理。
    见到保安不动,曲美馨气得一跺脚,趾高气昂道:“你们睁开狗眼看看清楚,我是人事部的经理,如果明天还想来上班的话,就把这个叫花子赶出去!”
    闻言,保安终于不敢怠慢,几个人迅速围上前,粗暴地推搡着江离歌,动作间一个男人的手颇为不安分地摸上了江离歌的胸口,江离歌冷冷地拍掉,却激怒了男人,恶狠狠地推了她一下,却不想女人分量竟是如此轻,直接被推倒在地,额头正好撞在了凸起的花坛边缘上。
    刹那间,鲜血顺着江离歌的面颊流了下来,旁边的人忍不住惊叫出声,可曲美馨看到这场面反而兴奋地宛若斗胜的母鸡一般。
    然而她并没有得意多久,就忽然感觉到周遭的气氛骤变,一股极低的气压瞬间袭来,紧接着一个男人疾步冲到了江离歌的面前,将她抱了起来。
    被撞击的头晕目眩中,江离歌嗅到了一股古龙水的味道,还有男人那阴冷的仿佛能将人冰冻的声音:“给你们一个小时递交辞呈,现在,马上滚出我的视线!”
    江离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在季少卿的办公室里。
    男人背靠着她站着,阳光将他的影子投射在地面上,修长笔挺,可却也隐隐透着孤傲绝情李美旋。
    察觉到了身后的响动卢克沃洛,季少卿侧眸修佐,那张引无数女人为之疯狂的侧脸勾起一抹冷笑:“江离歌,你可真有出息,想当年甩我巴掌的狠劲儿去哪儿了?”
    江离歌心口一痛,当年那个有棱有角,敢爱敢恨的江离歌早已死在了监狱里。她发现季少卿很有天分,每每她觉得自己已足够坚强,他却总能只凭着只言片语,便轻易将她好容易建立的保护壳刺穿。
    “那晚你说的话,还算数吗?”江离歌的声音有些嘶哑,她额头似乎是被处理过了,虽然处理的十分潦草,想必是眼前之人的手笔。
    “我说过的话,从不食言。”季少卿一脸倨傲。
    “那就好,你说让我来抵债,我同意,但是,我还有一个附加条件。”江离歌强忍着屈辱感,说出自己的要求。
    “呵……”似是早有预料,季少卿点了点头,示意江离歌继续说下去。
    “我要你先借我一笔钱支付我妈的治疗费用。”江离歌咬牙,终于还是放弃了最后的自尊。
    季少卿垂眸凝视着她,深邃的眸光渐渐揉进了一抹复杂,修长的食指挑起江离歌的下巴。
    “可以,可是行尸走肉我不要,江离歌,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把心找回来嫁给袁朗。”
    江离歌怔楞,万万没有想到季少卿竟会如此说。
    “爱我吧,你会拥有一切。”男人邪魅狂狷的笑容同那磁性沙哑的音调一般无比蛊惑诱人,任谁都忍不住为之沉沦。
    ☆、第04章 主动一点
    在季少卿痛快地支付了江母的医疗费后,江离歌也通快递签下了卖身契,从此女仆兼助理的身份也正式上线。
    自那一日之后,江离歌思索了良久,她本以为季少卿对自己不过是求而不得的征服欲,可这几个月来,季少卿除了冷嘲热讽她现如今的没出息以外,各方面对她都是异乎寻常的好。
    就比如说她因为当年的牢狱生涯遗留下严重的胃病,他立马就请来一个专门做养胃粥的厨子。见到她衣着寒酸修仙见闻录,他就干脆包下一整楼商场,只留她一个人在里面挑选,为的是不让那些曾经在报纸上见过她的人对她指指点点。
    这个看傲慢的男人还会在雨天的时候不着痕迹地在她包里面塞一把雨伞马场良马,被问起时又一脸不耐地说:“如果你生病了,只会惹更多的麻烦,所以江离歌,你最好给我活蹦乱跳的!”
    当时那一句话说完,江离歌竟是下意识地莞尔一笑,随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这六年来都不曾有过笑容。都已经快要忘了,原来这感觉是如此的舒心快意。
    这样明媚的笑容落在季少卿的眼中,让他也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下意识地龙闯中原,季少卿狠狠撇过了脸张洪恩,灿若星辰的眸子划过一抹阴翳。
    江离歌并没有察觉,恰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内容是关于季氏在欧洲的一个项目。
    挂了电话,季少卿将一沓文件甩在江离歌的面前。
    “明天之前整理完毕,顺便再订两张去意大利的机票, 你跟我一道去。”语气森冷一筹莫展造句,不容置疑。
    “我?”江离歌一惊。
    “怎么,你不愿意?”季少卿抱着肩膀,气压极低。
    “没有。”江离歌确认完毕,默默地收拾文件。
    见状,季少卿挑眉:“酒店也一道订了吧,只要一间,大、床、房。”后面几个字,他恶劣地一个个字咬了出来。
    江离歌的身子不由得一僵氹怎么读,旋即释然,仰头涩然一笑:“知道了,季总付了账,自然是要消费的。”
    季少卿被她这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嘴,不知为何心中无名之火更甚,这个女人,果真被如何糟践也无所谓么。
    “既然你这么有自知之明,那就主动一点,我对奸尸没有兴趣。”丢下这句话,季少卿摔门而去。
    留下江离歌在原地低低叹息。
    他们两个似乎总是如此,不论多么融洽的氛围,最后都弄得难以收场。
    彼时的江离歌,还未曾想过,或许这就是注定了的冤孽。
    十月的米兰因时装周而吸引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时尚人士以及游客。
    每一个人都打扮的光鲜亮丽,争相斗艳地在镜头下绽放着自己的笑容。
    而与之成为鲜明对比的,就是用围巾遮了大半个头脸的江离歌。
    只见她小心翼翼地穿梭在行人中,努力避开所有的闪光灯。自从肇事逃逸后被无数记者纠缠采访的之后,她就对那不断闪烁的灯光有着本能的恐惧。
    然而往往事与愿违,她这过分低调的举动反而引起了旁边许媒体人士的好奇。
    一时间无数闪光灯在江离歌的面前疯狂闪烁,江离歌面色惨白,接连后退。
    摄影师犹若未觉,反而步步紧逼。
    忽然,镜头前挡了一个漆黑高大的人影,再挪开时,那个不明身份的女人已经被一件男式风衣包裹的更加严实,真可谓是密不透风。
    季少卿看着缩在宽大衣服还止不住瑟瑟发抖的江离歌,忍不住气恼道:“不是说了叫你在车里等着吗!”
    见到江离歌只低着头也不回嘴,季少卿暗暗咬牙,仿佛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于是乎,季少卿索性猿臂一身,不容江离歌挣扎,霸道地将女人揽在怀中,向着停放在不远处的跑车走去。
    鼻端再次传来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莫名地驱赶走了江离歌心头的恐慌,在远离了那足以晃花人眼的闪光灯之后,江离歌终于渐渐找回了自己的呼吸。
    然而还不等她吸上一口新鲜空气,就突然听到周遭传来一个震耳欲聋的响声。
    “轰隆!”
    难道是打雷了?可是出发前她做过功课,今天的米兰并没有雷阵雨啊。
    江离歌忍着眩晕感看向四周,然而眼前突发的情景却让她瞳孔一阵收缩,一旁的季少卿也在高喊着:“快走!”
    ☆、第05章 你是我的女人
    “轰隆!”巨响再次响起,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雷声,而是前方一辆大货车传来的爆炸声。紧随其后的是一阵奇异的“突突”声响,原来是人群中有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人端着手中的步枪向着广场上的无辜群众疯狂扫射。
    “Run!Run!”
    呼救声伴随着人们的惨叫不绝如缕,混乱之中,江离歌只觉得自己被季少卿的大掌牢牢握住,拽着她飞一般地向着不远处的跑车奔去。
    然而就在他们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江离歌突然瞥见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中弹倒下,而她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婴儿发出尖锐地啼哭声,眼看着就要被凌乱奔逃的人们踩踏。
    江离歌目眦尽裂,用力甩开了季少卿的手掌,不顾一切地向着那个孩子跑去。
    “你疯了么!”季少卿难以置信地看着江离歌跑向那个孩子,而这时手持枪械的恐怖分子已经持枪向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操!”季少卿狠狠地咒骂一句,来不及犹豫飞快跳上了车,江离歌望着他的背影,心口一紧,旋即忍不住自嘲。
    夫妻尚且大难临头各自飞,她充其量不过是个玩物,还能期待什么。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酸涩,江离歌不顾一切地抱起了婴儿。
    “哈哈哈!”恐怖分子怪笑着将枪口瞄准了他的方向,然而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只听见耳边一阵风声呼啸而过,一辆深灰色的跑车直挺挺地向他冲了过来。
    “Fuck!”恐怖分子骂骂咧咧地举枪向着那辆车扫去,车内的季少卿面不改色,只踩足了油门,顶着枪林弹雨狠狠地撞向了几近疯癫的男人。
    “砰!”伴随着剧烈的撞击声响起,那令人绝望的枪响终于销声匿迹。
    江离歌颤抖地匍匐在地上,听着远处渐渐传来的警笛声,怀中还紧紧地护着那个婴孩,方才的枪响,让她本能地选择了这样自保的方式,待到一切渐渐平静,一双宽厚有力的大掌突然伸到了她的面前。
    江离歌抬眼,只见季少卿那俊美的面颊上有着被碎玻璃擦出的道道血痕,明明狼狈不堪,却有着另外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宛若神祇。
    “蠢女人!差点被你害死!”季少卿凶巴巴地瞪着江离歌,语气虽然不善,却是首先检查她的伤势。
    “我没事。”江离歌讷讷地开口,起身瞥见了不远处已经几近报废的跑车。
    “为……为什么救我?”江离歌喃喃自语着,方才在救下那个孩子的时候,她甚至还自暴自弃地想,如此失败的自己,若是能换来这个小生命也算值得了。
    “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不准你死,就是阎王爷也不能收!”季少卿恶狠狠地瞪着江离歌,冷冽的目光跟江离歌的眸光交织在一起,深邃而不可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小说需要团队很费心的整理,2.99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654404325(伸手党勿扰)。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由樱桃团队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