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神传奇真正的美人,是腹有诗书气自华-赵无极

发布时间:2018-06-12编辑:admin阅读:36

    真正的美人申昜,是腹有诗书气自华-赵无极
    长按或扫码关注公众号 伦勃朗
    在近代中国,声名仅次于“宋氏三姐妹”的,是“张家四姐妹”——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张充和。
    四姐妹出身名门,曾祖父是晚清名臣张树声,父亲是教育家张武龄。四姐妹的名字都“长”了两条腿,如此取名,寓意女儿要走自己的路。其中猴弈,走得最远的当属张充和。

    ▲张武龄与四个女儿

    ▲张家四姐妹纪然冰,从左到右依次为:张充和、张兆和、张允和、张元和
    她那“漂亮得可下酒”的小楷,为她赢得了“当世小楷第一人”的美誉;在各种出版的昆曲图录里,她的名字与梅兰芳等大师的名字连在一起。
    张充和的一生诠释了:所谓闺秀,即是以一身的传统修养,把起起落落的日子过得从容而诗意。


    1913年,上海法租界的一栋别墅里,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她就是张家四小姐——张充和。
    然而张家已有三个女儿,身为李鸿章侄女的叔祖母却膝下无子女,在张充和8个月大时叔祖母便把她带回合肥老家抚养。
    在她10岁这年,叔祖母为她请来考古学家朱谟钦当老师。每天早上8点到下午5点,张充和都要在书房中度过,中间只有1小时午餐时间黄埔圣华,她跟着朱先生,习得了受益一生的国学知识。
    人们往往只看到张充和家境殷实,却少有人懂得其中寂寞。年幼的张充和远离家人,没有玩伴,孤独地在深宅大院中长大。在那段孤寂的岁月里,一支毛笔,一册古书,便是张充和内心最大的寄托与安慰。

    16岁那年,叔祖母过世,张充和回到苏州父母家中。回到家中的张充和很快便发现,她不及姐姐们“摩登”,也不懂“德先生”、“赛先生”,当姐姐们高谈阔论时,她无法参与其中张广豪。更像是旧式教育下的传统闺秀,每日静静读书习字,不闻窗外之事。

    在苏州,张充和第一次接触到昆曲。她的父亲是个昆曲迷,常请昆曲家来家中教女儿拍曲,她这才晓得,原来自己往日读过的那些文字是可以吟唱的。
    春色满园之时,她与大姐元和上演了一出《牡丹亭》,一个绚烂的世界在她面前徐徐展开。
    ▲张充和饰演昆曲《牡丹亭》中杜丽娘的剧照
    从此,昆曲成了张充和心底的力量之源兰新诚。真正的闺秀,懂得诗书才学是人生必修。

    许多人说诗书无用,但在孤寂之时、困顿之日,反倒是念过的诗、读过的书,能给你最温柔的力量与安慰。

    ▲张充和表演昆曲

    可惜闲日没持续多久,抗战爆发36d天团,张充和流寓西南。
    彼时她住的房间很小,在这方微不足道的天地里,张充和继续着自己的诗书时光。

    没过多久,这方天地成了文人雅集的乐园。见朋友常来99式伞兵刀,张充和便准备了一幅长卷,让朋友在上面题字作画,后来她给这幅长卷起了一个雅致名字——云庵集。
    在硝烟弥漫的日子里,张充和的生活没有变得粗粝敷衍,相反,她的生活一如既往地雅致诗意。她坚持心中所爱津渊美智子,诗书昆曲李锡奎,无一缺席,兀自精彩。
    她的诗词愈发“词旨清新”。一首《桃花鱼》词,清雅空灵,意蕴深远,被认为是她最好的诗词。
    “记取武陵溪畔路,春风何限根芽,人间装点自由他,愿为波底蝶,随意到天涯。描就春痕无著处,最怜泡影身家陈怀仁。试将飞盖约残花,轻绡都是泪阿秋秋,和雾落平沙。”

    ▲张充和用小楷书写的《桃花鱼》词
    她的昆曲愈发精湛。当时在西南联大的汪曾祺听过她的演唱,说:“她唱得非常讲究悍明,运字行腔,精微细致……娇慵醉媚,若不胜情,难可比拟。”
    她的书法愈发纯熟。在重庆国立礼乐馆,她用毛笔誊写了二十四篇礼乐,一纸娟秀书法让众人赞叹。那段时期虽然经常要跑警报,但她依然坚持练字。

    ▲张充和的书画作品
    在外流亡的日子里汪念杰,从不挑剔物质的匮乏,唯一挑剔的是笔墨纸砚,“我不爱金银珠宝,但笔墨纸砚一定要最好的”。
    真正的闺秀,懂得诗意生活与环境时运无关。

    只要以诗意之心与淡然姿态对待生活,困境中的日子也可以过得诗意。


    抗战结束后,张充和到北大教授书法和昆曲,结识了同在北大任教的傅汉思。
    1949年,夫妻俩登上开往美国的轮船,随身带的只有几件衣服、一方古砚、几支毛笔、一盒有五百余年历史的古墨。

    ▲张充和与傅汉思结婚照菲纶,1948年11月19日于北京?
    来到美国,夫妻俩经历过一段艰难的岁月。
    在长达十年里,丈夫要攻读博士学位而没有全职工作,张充和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即便在这样的困境中,张充和依然挤出时间天天练字、天天唱曲。吴正元

    ▲20世纪60年代私宠小妹,张充和一家人在美国合影

    ▲20世纪60年代,张充和在自家小园内拔草。
    直到傅汉思成为耶鲁大学的教授,他们的生活才安定下来,张充和便把更多时间投入到诗书昆曲中校园魔王。对张充和而言,中国的诗书和昆曲是心中所爱,是精神寄托,是自己的来处。

    ▲张充和(下中)与孙康宜教授(后排左)、苏炜先生(后排右)及美国学生在一起
    在美国数十年里,无论生活轨迹如何演变,张充和始终保持着闺秀式的风雅生活。
    真正的闺秀,懂得风雅岁月就藏在点滴细节之中龙行都市。

    一茶一水一天地,一花一木一菩提,一居一室一世界。冲泡茶水,打理花木,装点居室财神传奇,最寻常的生活里处处有美丽的风景,只要你有一颗善于发现美的心。

    在长达一个世纪里弑天剑仙,张充和经历了时代动荡与人生起伏,无论何时,她始终保持着中国大家闺秀的风度与气质,营造起一方自在优雅、诗情画意的天地。

    内容源自物道节气李微然,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点击赞赏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