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郎眼播出时间每次闺蜜都带两个黄瓜回家,偷偷地跟我说:“要不要试试?”-浦江地方生活

发布时间:2018-05-20编辑:admin阅读:44

    每次闺蜜都带两个黄瓜回家,偷偷地跟我说:“要不要试试?”-浦江地方生活

    阅读只是为了修身养性~


    第1章 良缘,来世你可愿嫁我为妻?
    冬至,大雪白了明月楼。
    高楼大火起时,身中数箭的严冬尽抱着莫良缘问:“良缘,来世你可愿嫁我为妻?”
    楼外响起欢呼声,有无数个声音在高喊,妖后和贼首死了。
    欢呼唾骂声中,烈焰焚身之时,莫良缘就只记得严冬尽的这句话,二十九年的人生路,莫良缘记在心里的,也只有这句话。
    一句愿意没及说出口,严冬尽断了气息,有眼泪从莫良缘的眼中流出,随即就又被大火炙干。
    又是一个冬至日,闺阁外细雪纷飞,死而复生的莫良缘坐在半开的窗前伸手接了一捧雪,雪在手心融化成水,透骨的凉。
    护国公府的管事婆子洪婆子站在房中已经站了许久,眼见着莫良缘迟迟不动,只得又开口催道:“四小姐,老太君正等着您呢鲁裕敏。”
    莫良缘坐着没动,她知道她的祖母找她何事,前日夜空流星飒沓,钦天监上奏皇帝,天象骤变,天道有示,大将军莫望北之女,凤命,有凤来仪,见则天下安宁,可助真龙。已经病入膏肓的兴元帝,信了这话,下诏立她为继后。
    凤命,莫良缘抿唇苦笑,前世里花轿入了宫门,帝宫就响起丧钟,兴元帝驾崩,说是夫妻,他们却连面没有见过比菲德氏菌。
    洪婆子见莫良缘还是不动,便又道:“四小姐,奴婢过来的时候,姑太太直说想您,巴不得快点见到您。”
    莫家的姑太太,老太君的长女,嫁入傅大学士府,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如今已经是傅家的当家太太。这位贵妇人的嫡长孙女儿叫傅美景,五年前替当今圣上生下了六皇子,也就是前世里被莫良缘护着长大薄智云,却在亲政后,将莫良缘的父兄处死,逼反了被莫父收为义子的严冬尽,最后一把火烧死了“妖后”与“贼首”的嘉顺帝李祉。
    昨日兴元帝下了立后的诏书,今日莫姑太太就赶回娘家,莫良缘嘴角的苦笑转冷,前世里她只道这位姑奶奶是来贺喜,现在想来,这位怕是要亲眼见着大局以定,才能心安吧?
    李祉刚五岁,除去已经夭折的五皇子,上头还有四个成年的哥哥,虽然兴元帝的元后早逝,未生子女,兴元一朝没有嫡出之说,但有成年的皇子在,一个才五岁的小皇子,凭什么做皇帝?傅家可没有本事助外孙登基,放眼天下,六皇子能倚仗的也只有莫家了,再说深点,就是莫良缘父亲有大将军莫望北手里的那六十万铁骑了。
    手指轻扣一下窗棂,莫良缘站起身。
    洪婆子见莫良缘终于有反应了,暗自松了一口气,往莫良缘的身前迎了几步,刚要说话,莫良缘却迈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连个眼角的余光都没给洪婆子。
    雪花从窗口飘落,眨眼的工夫就将坐榻上的褥子浸湿了大片。
    洪婆子眼见莫良缘大步,风一样走出闺房,暗自敝一下嘴。四小姐自幼被做了大将军的二老爷养在边关,二夫人去的早,四小姐无人教养,养出的性子和作派,着实是让人看不上,没女儿家的温柔贤淑,张狂又跋扈,偏偏还没脑子,上京住在国公府一年,洪婆子就没见这位四小姐做过什么漂亮的事儿,尽得罪人犯蠢,让人笑话了。
    雪被风吹着扑打到脸上,莫良缘紧一下领口,丫鬟秀云跑过来给莫良缘打伞,结果莫良缘没等秀云,径自就走进了风雪中。
    “四小姐,您还病着呢,”秀云急得冲莫良缘喊。
    莫良缘没停步,她曾信了这丫鬟一世,结果这丫鬟偷了严冬尽的行军图,若不严冬尽机警,他们也许死的更早。现在想来,被老太君安排到她身边的人,除了当老太君的眼睛和耳朵,这些人难不成还能忠心于她?
    秀云还要喊,被洪婆子使眼色阻了,莫四小姐没脑子归没脑子,可脾气却不小,可千万别惹了这位小姐不高兴。
    第2 章 没被哄住的莫良缘
    护国公府高墙阔院,屋脊重重,端得是百年世族的气派和韵致。
    莫良缘由九曲的回廊一路走过,仆从侍女纷纷避让一旁,躬身行礼,态度看着比往日里更要恭敬几分。莫良缘对此一律无视,快步从众人面前走过,身姿少了女儿家的婀娜,带着几份军中儿郞的飒爽阿努比斯公寓。
    “这是真把自个儿当皇后娘娘了?”廊外庭院的小亭中,三位莫家的小姐坐在一起,看着莫良缘从眼前走过,最小的六小姐神情多少有点嫉妒地道。
    “良景,财经郎眼播出时间慎言,”三小姐莫良玉忙就轻拍了同胞妹妹一下。
    莫良景还要说话,却在看见莫良缘停步看向自己这里后,想把脸上的神情收起,却没来得及。
    不等亭中的小姐们起身,莫良缘就扭头又往前行了,这三位这会儿嫉妒,五日之后就会笑话她了,笑话她这个蠢货被家中长辈哄骗着跳进了火坑里,做了一个穿着嫁衣就当寡妇的莫家棋子,养大被莫家看中的小皇帝,等小皇帝长大了,父兄手中的兵权让小皇帝忌讳了,小皇帝的生母不想再屈居自己之下了,她莫良缘就得死,跟着父兄一起死,害严冬尽那个傻瓜为了救她,搭上了自己的命。
    嘴中有血气翻涌,莫良缘脚步踉跄一下,随即又挺直了腰身往前走去。
    老太君正院的花厅里,金镶玉的大花瓶中插着好几枝新折的腊梅花,莫良缘走到廊下,就闻到了沁人的梅香。
    “我的四丫头来了,”老太太的声音从屋中传出来,声带欢喜地道:“快进来。”
    有丫鬟替莫良缘掀开门帘,没有了门帘的阻隔,屋里的梅香更是扑鼻。
    莫良缘走进屋,看一眼屋中的人,除了白发富态,看着慈眉善目的老太君外,她的祖母洪氏,大伯母,两个婶娘,嫁入大学士府傅家的姑太太,还有傅家的几个女眷都在座,全都笑盈盈地看着她。
    “这丫头,”老太君不等莫良缘行礼,就招手让莫良缘到她的近前去,一边嘴里嗔怪莫良缘道:“下着雪的天儿,怎么也不穿多一些?你屋里的那些婆子丫鬟都在干什么?”
    莫良缘低头站在老太君跟前没接话,这老太太嘴上的客气话,何必当真?
    “家里的几位小姐,老太君最疼的就是这个了,”姑太太笑着跟自己的几个妯娌道,这位眉眼酷似老太君,只是嘴角边的法令纹太深,就少了老太君的那份慈眉善目。
    薄家的几个太太听了大嫂的话,纷纷都附合起来,有夸老太君疼惜小辈儿的,也有夸莫良缘漂亮,把莫良缘这个莫家四小姐夸成了个仙女,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就热络起来。
    莫良缘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老太君很快就发觉不对了,她的这个曾孙女儿说好听点是活泼,说难听点就是个傻大姐,要当皇后了,莫良缘表现得比平日里更张狂才是正常,像现在这样沉默不语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圣上病入膏肓,药石无用的事,已经传入这个丫头的耳朵里了?
    “四丫头这是身子不适?”姑太太莫傅氏也发觉不对了,开口问莫良缘道。
    莫良缘还没开口,老太君就伸手摸一下莫良缘露在袖外的手背,道:“这手冰冷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快去传大夫来。”
    当下就在伺候在花厅中的管事婆子领了命龙思雨,往花厅外快步走去。
    “四丫头受了寒,我就不留你们了,”老太君随即就又跟长女和傅家的几位太太说道。
    姑太太看了莫良缘一眼,起身跟老太君告辞,莫良缘这丫头还没被哄住,但姑太太相信自己的母亲会把这个从来都是傻呼呼,遇事不用脑子的傻姑娘哄住的。
    第3章 一纸婚书,一句笑言
    花厅里眨眼的工夫就剩下莫良缘和老太君了,莫良缘又打量了老太君一眼,对这位老太太最后的记忆,就是李祉新政之后,这位站在她的面前,还是这副慈眉善目的模样,跟她说,太后娘娘,您该上路了。
    想讨皇帝的欢心,所以莫家又弃了她一次斯卡堡集市,有曾祖母带着家中女眷亲自守在床前,天下人谁能想到当朝的太后不是病死,是被杀的?保全了皇帝的孝名,又讨好了皇帝,为家族再谋一个前程,莫家多好的打算啊。
    毕竟是活过一世,见了腥风血雨的人,莫良缘的眼神看起来太平淡,这可不是一个被父兄宠坏的姑娘家应该有的眼神,老太君手捏一下坐椅的扶手,低声问莫良缘道:“四丫头,你这是怎么了?”
    莫良缘抬一下眼,道:“我与严冬尽的婚约怎么办?这要是传出去,我莫良缘弃夫另嫁,我还要不要活了?少不得寻一根绳子吊死。”
    听莫良缘是要操心这事儿,老太君的心莫名的就是一宽,这丫头只要想着当皇后就行,其他的事那都不是事。
    “什么样的婚约能大过圣上的诏书?”老太君又拉住了莫良缘的手,笑道:“你与严家小郎君的事,本就是你父亲糊涂。”
    严冬尽的父亲是莫望北手下的副将,战死在沙场上,严母伤心之下,不过一年就与世长辞,那时严冬尽不过四岁,被莫望北养在了身边,这一养就是十几年,到了去年莫家派人接莫良缘上京之时,更是为莫良缘和严冬尽订下了婚约。莫良缘现在能理解父亲当年的苦心了,她就是个被宠坏的人,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严冬尽能像父兄一样宠她,爱她,让着她,天下间哪里再找一个这样的男子去?
    “我莫家的小姐哪能嫁一个被宗族遗弃之人?”老太君拉着莫良缘的手温言道:“再觉得那小郎君好,收为义子就顶到天了,将家中贵女下嫁?你爹爹糊涂了!那婚约,说到哪里都只是一场儿戏,没人会当真的,最多就是你父亲的一句笑言。”
    一纸纸约,就一只一句笑言?
    莫良缘目光定定地看着自己的曾祖母,颠倒黑白莫不过如此了。
    “我要见见严冬尽,”莫良缘开口道。
    “什么?”老太君明显又是一愣。
    “半个月前,是严冬尽送了父亲给我的礼物过来,”莫良缘低声道:“家里没人跟我说,可我知道这事儿。”
    老太君面上不显,心里骂伺候莫良缘的丫鬟婆子们,怎么就让这丫头知道严冬尽就要京城的事了?她再三叮嘱了,这帮奴才竟然还是没能瞒住这消息。
    “老太君?”莫良缘喊老太君。
    “丫头啊,你是要当皇后的人了,见严小郎君干什么?”老太君道:“你祖父自会把话跟那小郎君说清楚,还是说,你与那小郎君之间有……”
    “曾祖母!”莫良缘这会儿做了点女儿家羞恼的姿态来,将脚一跺,道:“您说什么呢?”
    “好好好,”老太君笑,“是曾祖母说错了话。”
    “有话些,我要当面与严冬尽说,”莫良缘认真道:“不能为着我,让他恨上了我爹爹,没有成夫妻的缘份,我总归是拿他当哥哥的。”
    莫良缘的话听着就是想当然,你都弃夫攀高枝去了,你还想着不让人恨,要人家当你的哥哥?这都是多大的脸面,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丫头果然是个蠢的,老太君看着莫良缘心里暗道。
    莫良缘指尖顶一下手心,这会儿严冬尽应该是被她的祖父,这一代的护国公爷莫潇给关起来了,她要带着严冬尽走,只要回到辽东军中,那这个世上谁也伤不到他们了。
    第4章 红梅白雪,雪中烈火
    老太君想劝莫良缘打消见严冬尽的念头,可话到了嘴边,老太君把话又咽了回去,莫良缘人不聪明,但性子霸道,眼见着入宫的日子就在眼前了,让莫良缘这个时候闹起脾气,对他们莫家可没有一点好处,这丫头要不是心甘情愿地入宫,你能指望驻兵辽东的那父子二人死心塌地为夺嫡之事出力?
    “这事啊,曾祖母得问问你祖父,”老太君跟莫良缘道:“曾祖母可不知道这个严小郎君在哪儿。对了四丫头,曾祖母都不知道这次是这个严小郎君送礼上京的,你是怎么知道的?”
    “父亲来信说,会让他上京来的,”莫良缘给了老太君这么一句话。
    老太君不说话了,莫望北是个宠闺女的,莫良缘上京一年,这对父女之间的书信就没断过。
    莫良缘看着是犹豫了一下,问老太君道:“老太君,圣上的身体?”
    “可不能问这个抓奶哥,”老太君忙就冲莫良缘摆一下手,道:“臣子草民不能打听圣上的事,这是规矩。”
    莫良缘噘嘴。
    “圣上是真龙天子,怎会不好?”老太君教训完了莫良缘,又压低声音跟莫良缘道:“不要担心,你可是凤命,老天爷对谁不好,都不能对四丫头你不好!”
    莫良缘笑了起来,还跟前世里老太君哄她的话,还真是一个字都不差。
    老太君见莫良缘笑,松了口气,这个丫头吃哄就成,又跟莫良缘闲话几句,老太君才将这个曾孙女打发走,掉脸就吩咐人去前院请已经归府的长子护国公莫潇过来说话。
    莫良缘站在院门外的拐角处,看着伺候老太君的婆子往前院跑了,才转身回自己的闺阁。
    “四妹妹,”走廊里,三小姐莫良玉站在了莫良缘的面前金成焕,含笑喊了莫良缘一声。
    莫良缘看一眼笑语盈盈的莫良玉,又看看一左一右站在莫良玉身侧的五小姐莫良蓉,六小姐莫良景,这三位前世里都嫁入世族大家,至于夫君如何,过得好不好,前世里莫良缘没关心过,至于这一世……
    莫良缘微躬一下身,冲三小姐莫良玉行了一礼,之后就又迈步往前走,这一世她想跟京师护国公府再无干系。
    “她这是什么意思?”莫良缘走远了,莫良景才开口问道,莫四小姐是个武的,当面说了让这位不中听的话,莫六小姐还真怕这位没教养的跟她动手。
    “给我这个当姐姐的行一礼,”莫良玉微蹙一下眉头,小声道:“莫良缘是不是有点变了?”她可不记得莫良缘之前有给她这个当姐姐的行过礼。
    “人家要当皇后了啊,”莫良蓉掩嘴低声道:“皇后娘娘当母仪天下才是,不能不知礼的。”
    “若不是三姐已经定了人家,这事哪轮得到莫良缘?”莫六小姐的脸上已经露出了嫉妒的神情。
    莫良玉轻摇一下头,皇帝病了那么久,太医院里那么名医都没办法,莫良缘入宫为后,就能让皇帝的病好了?这话莫三小姐是不大信的,谁知道家里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这话莫三小姐也不会跟莫良缘说,莫良缘的命是好是坏,跟她有何关系?
    “小姐,”走过了游廊的拐角,秀云指着廊外的梅花跟莫良缘高兴道:“您看,这红梅开得可真好看。”
    莫良缘脚步一顿,回头看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秀云,想现在就让这个老太君的眼线滚远点,可是一想自己现在人还在护国公府里,莫良缘强压了这个念头,应了一句:“是挺好看的。”
    虽然都是一红一白,但红梅白雪,自然要远胜十五年后,明月楼的那场雪中烈火。
    第5 章 秀云的苦恼
    花厅里,护国公莫潇听完了老太君的话,看着对面花架上的梅花沉默了半晌才道:“那母亲的意思是?”
    老太君叹了一口气,道:“我是不想让四丫头去见那个严冬尽,再生出事端来怎么办?可是四丫头的性子在那儿,被你那二儿子宠得说风就是雨,要月亮你给她摘个星星,她都不能满意,不让他们见面,四丫头要闹,这又如何是好?”
    护国公笑了一下,莫家祖上凭军功起家,但莫家百年世族,如今的莫家早已是诗书传家的豪门大族,莫潇长相也有些随母,就算这会儿已经年过五旬,人看着也仍是清俊。
    “你笑什么?”老太君不满道:“我这老婆子老了老了,还要成日里操心!”
    听了老太君的抱怨,护国公忙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说道:“母亲,我先去见一见那个严冬尽,之后再让四丫头去见他。黄瀛漩
    老太君仍是皱着眉。
    “严冬尽是老二一手养大的,儿子把这事情的利害关系跟他说明,他难不成还能有心陷老二父子于死地不成?”护国公小声道:“母亲跟四丫头说,明白就让她跟严冬尽见上一面。”
    老太君这才点了头,严冬尽也不过是个武夫,从小长在边关,打仗兴许有些本事,但要说心机,想必远不如自己这个在朝堂多年的儿子,“也罢,”老太君叹气道:“哄住了严冬尽阿勒邱,四丫头也就闹不出什么事端了。”
    “母亲说的是,”护国公起身冲老太君行了一礼,道:“儿子这就去见严冬尽,四丫头那里还请母亲多费心。”
    老太君点头应允,在护国公告退后,又命婆子去她的私库拿几套上好的首饰,给莫良缘送去。
    婆子丫鬟捧着大大小小的首饰盒子进了莫四小姐的闺阁,还没等莫良缘把盒中的首饰看齐全,全府上下就又都知道,老太君给四小姐送了好些宝贝。
    大丫鬟秀云看着面前珠光宝器的首饰,眼睛都放光,跟莫良缘道:“老太君真是把小姐当眼珠子疼了,这些个首饰也不知道老太君存了多久,今儿一起都给了小姐,府里其他的小姐可是一件都没得到呢。”
    莫良缘没接秀云的话茬,这位一天在她面前能念八百遍老太君的好,再念八百遍护国公府的好,莫良缘自己都想明白,她以前是怎么听进去这些话的?不以堂堂辽东大将军府为荣,她巴着护国公府干什么?
    端起身旁小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花茶,这怪不得旁人,谁叫自己蠢呢?
    “小姐可要试试看?”秀云捧着一个巴掌大的红木匣子,问莫良缘。
    莫良缘抬头看上一眼,红木匣子里放着一块玄玉腰配,团花的图案,只小孩儿半个手掌大小,薄薄的一块或守鞠亚,看着几近透明。
    “是挺好看的,放着吧,”莫良缘又低了头,看手里的茶杯。
    秀云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以前她一哄四小姐一个准,今儿这是怎么了?神色讪讪地将红木匣子放下,秀云小心翼翼地问了莫良缘一句:“小姐不喜欢?”
    莫良缘看着茶杯想,老太君和护国公为了让她安心,一定会让她去见严冬尽一面,不过在这之前,护国公一定会先去把严冬尽骗毕鑫业住,那她见了严冬尽之后,她要怎么说才能让严冬尽相信,这是莫家设计他们一家人的一个局?
    不对,莫良缘摇一下头,严冬尽那么精明的一个人,这个人不会被护国公骗了的,前世是她想成凰成凤,是她拒不相见,寒了严冬尽的心,这一世她不会了,严冬尽不会被骗,她也不会再寒了严冬尽的心。
    秀云见莫良缘不搭理自己,不知道莫良缘这是又发什么脾气了,但秀云也不敢问,站默默退下站在了一旁,心里犯愁,这位当小姐就这么难伺候,当了皇后后,不是更难伺候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