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保镖叶秋毕业后,我成了医托(纯为吐槽加叙事所作)-医学那点事

发布时间:2019-04-05编辑:admin阅读:37

    毕业后,我成了医托(纯为吐槽加叙事所作)-医学那点事

    (部分情节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那一年,我二十八岁郑秋泓,拿到了说出去还能唬唬人的医学博士苏妙龄,但我却一点也不想继续干这行。
    因为好不容易毕业了,赶上了规培,又出台了专培,算了算,继续干下去,我得三十五岁才能培训完,再从住院医做起,我等不起,也熬不起,前思后想如何转行的时候,有人介绍我找到了彪哥——行业里有名的医托,还开了专门干这个的公司。从此,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初见彪哥是在医院的走廊里,那时候我正好整理完毕业的文件,在走廊里看见一个光头模样的中年男人曲尔甲,身材中等,和几个病人正在交谈着什么。仔细端详了一下武力裁决所,左手一个大金表,脖子上挂着金链子颜令宾,有种黑社会的样子,我赶紧打电话给同学问这人到底是干什么的,还没来得及回复,彪哥已经看到了我。
    “小李吧?听说不想干医生了?”
    我尴尬回复“是,在干下去不知道要干到什么时候,转行趁早不赶晚,听说彪哥您以前是内科医生?”我小心翼翼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因为不论是气质还是着装都看不出这样一个人曾经也是医学硕士毕业的内科医生。
    “是啊,怎么感觉不像啊,可能是我转行太多年了。”
    我尴尬地笑笑。
    “白大褂脱了,看看我们是怎么运作的,帮我拿着包。”
    “噢...”
    跟着彪哥走出普外科的病房,我们来到了神经外科,一进病区彪哥就熟络地和几个教授问着病区的床位问题嵇芳,一看到有床位立马从包里掏出了一沓资料,我在旁边听着落月迷香,这是要床位的意思。一阵交谈之后,彪哥爽快的留下了病人的资料走了出来。我有些迷茫的看着彪哥,彪哥说“怎么样,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进账这个数”,说着,彪哥打出了个3的手势.
    “三百?”
    “三百你个头,三百我就不用干了,再加个0”,我有些惊讶,这个数字是我当初毕业准备签规培的时候薪资的两倍。
    “不相信?看你糊里糊涂的,请你去医院门口喝个咖啡。”
    “有什么问题问吧。”彪哥嘬了一口咖啡直接开口。
    看着桌上四十块一杯的咖啡,这是自己值四个夜班的价钱杨婧琳,我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那个,彪哥,您主要是干什么的?”
    “小伙子,你这在医院读了这么多年书,别跟我说你没见过我们啊”
    “我是科研型的石头村发财记,主要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病房我真不熟悉,这不就是因为规培和专培政策太坑了,所以想转行嘛”
    “噢,你是科研型的,那是挺坑的,估计毕业后培训完就可以准备退休了。”
    “......”
    “没事,我以前也是医生,受不了天天大帽子往人身上扣,又是要奉献又是要博爱的,这年头谁工作不是为了钱,所以才转行的。我们也是好几个医生,受不了这个体制,就转行了。”
    “我们现在干的这活儿,说好听点叫医疗调度员,官方说法叫医疗中介,老百姓就叫我们医托,说医托你懂了吧西门雁?”
    “嗯,我大概知道,但是不是很明白这钱怎么赚的。”
    “总体就是,大医院床位紧张,把排不上队的病人给他们弄张床位这钱就到手了。”
    “嗯,这个我明白,那一个床位真有那么多钱?”
    “知道为什么我在这行干得还行吗?刚才那个神经科的,是我大学同学,弄张床位还不简单,再说了,那笔钱虽然我收了那个数,怎么着我也得给老同学分点是吧,不过那家伙上学的时候就是学霸,本身又是他感兴趣的领域,少给一点也就行了。”
    “噢,所以如果学过医干这行就比较好。”
    “对的,这行要求你在医院里有人脉。”
    “那彪哥,我看你直接掏出一沓材料,贴身保镖叶秋那些病人的材料你是哪来的?”
    “还是人脉,你的同学有在大医院的,李允浩也有在基层工作的不是吗?基层医院搞不了的那些病人,如果还想治的,总得上大医院不是吗?另外干一段时间,病人也会互相打听,要不到床位,自己都会过来找你莨菪怎么读,人为了活命,总会希望有可以给自己治病的地方今天是几九,中国看不了的还能去美国看,所以我们这行其实是把政府没能分配到的医疗资源给分配了,还是挺有意义的不是?”
    “噢噢,好像也是。彪哥你当初为啥转行?”
    “受不了了呗,天天免费加班,全年无休中塔领土争端,拿着其他行业一半都不到的工资,想休个假都没有,我干了三年总算有一个国庆可以不用值班,能休息五天,想去旅游的时候发现银行卡上的钱还不够往返机票。你看现在我想赚钱就跑跑医院,想休息我就直接休息,主要是自由,而且收入嘛,还不错。”
    “那彪哥,你觉得这行业能干多长时间,毕竟,医生是个很稳定的活不是吗?”
    “稳定?你能保证能安全活到退休就不错了,前两天被砍死那个呼吸科的主任,那是我大学师兄童安格植发。”
    “......”
    “小伙子,你好好想想,毕竟现在医疗资源有限,医生成长周期长,待遇又不好,这个问题啥时候解决?我看几十年之内别想了。刚刚规培政策一出,把下边基层医生往大医院里一规培,像他们外科的规培的也就是拉拉勾,什么也学不到,拉上三年钩放回去还没开始干,现在又搞个专培,把规培完回去的那一批再给你拉回来再培上几年,继续拉几年钩,基层永远缺医生,永远有下边看不了的病,而且就这么个样子下去,以后谁还干这行,医生肯定也集中在大医院,反正我是不担心啥时候没有得赚。”
    听了彪哥的话异世超级教师,我思索万千,看着彪哥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准备起身回公司,我赶紧上前。
    “彪哥,包我帮您提,以后您多多指点”,
    “呵呵,小伙子,有前途!”
    纯属虚构,仅供娱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虽然感觉肯定会雷同)。
    没想到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就成了吐槽,实在是= =······不好意思。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