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人和vs山东鲁能活动回顾-近墨海上品鉴雅集-芊荷艺术空间官微

发布时间:2018-08-23编辑:admin阅读:46

    活动回顾|近墨海上品鉴雅集-芊荷艺术空间官微
    關注芊荷藝術空間官微---有深度的藝術平臺!

    繼《近墨堂法書叢刊》8月17日在上海書展簽名售書取得成功之後,8月18日近墨堂又在芊荷藝術空間舉辦了一場小型的雅集活動,此次活動由林霄、丁小明主持,邀請了各地研究學者、收藏家,以及十余位藝術愛好者參與其中,可以說這次雅集具有高度學術性与專業性。
    群賢畢至,少長咸集
    活動開始之前,已見不少嘉賓早早來到活動現場,或三五成群,或獨身孤立,正細細觀摩、討論、研究由林霄先生特地從香港帶過來的五件明代書法藏品,即王寵、劉珏、王陽明、莫是龍、邵珪的墨寶。




    展廳中間精心佈置的桌案上早已擺放了由錢軼士特別收藏的香爐、揮毫、各式摆件,與展品相映成趣、互為意趣,甚為生動。

    下午三時,在悠然淡遠的古琴聲,雅集拉開始了序幕。
    首先林霄先生介紹了近墨堂的概况及慈善、出版工作。
    接下來是《近墨堂法書叢刋》分冊作者對近墨堂藏品作個案解讀。
    法書共賞,疑義相析
    ?林霄:邵珪《赤壁赋》——打了眼的收藏

    林霄(近墨堂基金會董事長)
    當我看到這件作品的時候,放在祝允明名下,我覺得書法很自然、創作性很強。我對祝允明有一定研究,覺得這件作品水準很高,但是跟我所瞭解的祝允明晚年的作品是有一定距離的,所以决定先買下來再說。這件作品的年代是弘治元年(1488),這一年祝允明28歲,28歲的祝允明作品沒人見過,所以我覺得也許是其作品无心魅惑总裁,就先買下來。拿到日本去重裱,發現款的地方有挖補的痕跡。

    邵珪《赤壁赋》
    很多年前我就一直確信這是一件真跡、並且是弘治元年的作品。從書法角度來講,上博藏祝允明晚年書《赤壁賦》非常標準,祝允明會把一些筆劃省略成點的特徵,這件作品有的字也是如此,所以我覺得有可能真是祝允明28歲的作品。
    2016年,日本一個拍賣公司出現了《王陽明先生墮馬歌長卷》,我一看就斷定和我收藏的這幅是一個人寫的。這裡面有一些句子,例如“西涯先生真謬…”,“西涯”是李東陽,可以推斷這個作者是和李東陽有關係的人。再看《墮馬歌》款識:“余墮馬幾一月,荷菊田先生下問张主蕙,因道馬訟故事,盡出倡和奉觀,閑錄此篇求教萬一,走筆以補笑具。甚幸。珪在玉河東第,八月一日書。”這裡面有一“珪”,是本來想挖補去的,一個“西涯”,一個“珪”,就能知道作者是誰,這兩件作品摆在一起就知道是一個人書寫的。

    《王陽明先生墮馬歌長卷》局部
    那麼《墮馬歌》的真正作者是誰?“珪在玉河東第”,“珪”就是作者,“玉河東第”——北京明清兩代翰林院所在地,“西涯先生真謬愛”,西涯乃李東陽,資料庫檢索舒阅小说网,可得“李東陽《邵東曹墮馬傷足次武昌韻》”得出“邵珪”的身份。邵珪,字文敬,號東曹隱者,宜興人,成化五年進士,有《邵半江詩》存世。所以這件作品的作者就鎖定在邵珪。後續就開展了“考證邵珪”的工作,最終確定《赤壁賦》的作者為“邵珪”。後續發現的邵珪書法,除了題跋一件铜镜反应,其餘都沒有鈐本人印章,這就給了商賈改款可乘之機,六件中已知兩件被改為大名頭春染绣塌。或許將來會發現更多被改款的邵珪書法,這是一個值得討論的現象。
    请假神器?薛龍春:王寵草書《少陵廿五絕句》

    薛龍春(浙江大學文化遺產研究院教授)
    王寵,活躍於明正德、嘉靖年間,與祝允明、文征明、陳淳並列吳門四大書家。王寵的書法,具備非常鮮明的個人特征,從而使他在高手輩出的吳門書派脫穎而出贵州人和vs山东鲁能。
    王寵書風最顯著的壹個特點是“拙趣”,這在近墨堂藏《少陵廿五絕句》中可以充分體會到。此卷王寵晚年巨帙以行草寫就,每個字在壹寸大小左右,整卷書寫輕松率意,巧麗疏秀。

    王寵草書《少陵廿五絕句》
    王寵在用筆方面,既顯示出靈動的壹面,又在長撇、長捺、長豎等行筆時不出鋒而追求一種含蓄凝重感,這種矛盾統一使得他的筆意豐富,造成一定的視覺反差。王寵書風上的這種生拙感,使他的書法在雅致之外,還生出壹種古意。這和他歷來在審美取徑上直追晉唐意趣是分不開的。王寵的書法,具備非常鮮明的個人特征,從而使他在高手輩出的吳門書派脫穎而出。
    體現在他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結字上左密右舒的王獻之風格,也可以看到部首懸於左上、右部重心下墜的晉人楷書(接近於漢碑的)結構方法。在處理下部兩點的單字時,王寵壹概拉大兩點的距離,從而下調字的重心。這些手法,是構成王寵書法趣味鮮明的因素,也是鑒定其書跡真偽的重要依據。

    王寵草書《少陵廿五絕句》局部一

    王寵草書《少陵廿五絕句》局部二
    概括來說,書寫的相對徐緩、和點畫起止含蓄讓王寵的書法有一種饒有稚趣的姿態。這是王寵希望藉由文字的書寫所要呈現給世人的公眾形象與理想人格,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他卻是追求功名卻屢試不中、貧病交加最後郁郁而終今日浪莎。現實人生與人格理想的分離,造成了王寵壓抑的心理以及想要對不平和激憤的掩飾,使他有意無意地強化了書法創作中恬淡的一面,最終成就了他獨特鮮明的藝術面貌。
    ?黃朋:劉珏草書《李白草書歌行》卷

    黃朋(江蘇省國畫院理論所副研究員)
    劉珏(約1410-1472),在當時吳門中聲名顯赫。在景泰、天順間,為吳中詩人之最,劉玨還是當時蘇州非常重要的收藏家,而他畫名最盛四季折之羽,可以說是吳門畫派的先驅,上啟元四家,下開吳門畫派,他的書名幾乎為其畫名、詩名和收藏之名所掩。
    劉珏題畫、題跋、或信劄只用類似趙孟頫體的行書,很有時代氣息。劉珏單純的書法作品存世極少,從目前存世的幾件書作來看,全部寫於其致仕返鄉的十年中(1463—1472),而且全部是草書。上海博物館藏兩件《草書詩軸》、故宫博物院藏《詩帖》以及《為方庵翰林起複作草書詩軸》、近墨堂藏《李白草書歌行》(長六米,是存世僅見的劉珏大手卷)。

    劉珏草書《李白草書歌行》卷
    近墨堂藏《李白草書歌行》,看題跋“成化戊子(1468)七夕前二日,燕集于勘書樓。惟時出此紙索拙書,遂乘醉草此複之。”“惟時”正是沈周的長子沈雲鴻。沈雲鴻自幼成熟穩重,操持家中一切井然有度,令父親沈周得以悠遊藝苑周乐年,專心不二。沈雲鴻善鑒賞,和父親一道搜集藏品,品鑒真偽優劣,又勤於抄錄書畫題跋,沈周的朋友都對沈雲鴻讚賞有加。
    我們有一個推論:堪書樓可能是沈雲鴻的塾師周宗道的書齋。有一件沈周書《赤壁賦》卷存世。這件書作以黃庭堅體的大字行書寫就,卷後沈周自題道:“成化戊子讌集于周氏勘書樓,惟時出紙索餘書此赤壁。餘非能書者,因辭不果,遂乘醉草此以複。觀者幸毋笑餘之狂也。”同為成化戊子年,同在勘書樓雅集,同為惟時出紙索書,這一系列的巧合不得不令人聯想到這兩個書卷很可能是寫於同一天的雅集上。可惜的是沈周沒有寫出具體日期,因而終究不能判定他參加的雅集是否就是“七夕前二日”的那場邪神之宠。但沈周寫明瞭勘書樓是周氏所有,而每在勘書樓都有沈雲鴻的身影,由此推測周氏很可能即為雲鴻的塾師周宗道,這是有道理的。



    劉珏草書《李白草書歌行》卷局部
    當天,“成化戊子”這天,沈雲鴻只有19歲,當天請劉珏寫的時候,劉珏已經醉了,所以劉珏選擇了一個非常好的內容,想給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好的內容,就決定了寫少年懷素的故事,又選擇了大草的形式。
    所以,我認為為畫名所掩,為詩名所掩,劉玨於大草一體的晚年變法仍嫌時間倉促,未能形成特別鮮明及扎實的書風面貌,未及在他的時代打下深厚的烙饶靖印,自然在其身後也就漸被世人淡忘了。但幸運的是,劉珏大草《李白草書歌行卷》的出現,重新喚起了人們對於劉珏的關注,讓我們不能忘懷,並重加審視這位明代前期的吳門書家,應該說,劉珏的書壇地位被低估了。
    ?丁小明:《致此良知——近墨堂所藏王陽明致薛侃信劄兩通叢考》

    丁小明(華東師範大學古籍研究所副教授)
    我們通常所知的王陽明是其在思想史上的貢獻,很少將其定位在書法家上,目前對王陽明評價最到位的是王漁洋:「王文成公為明第一流人物,立德、立功、立言,皆居絕頂 」,也是被認為最公允的評價。
    在思想史上來說,王陽明的思想是在道統和政統兩個系列惟一重合的人:既在政統裏立功,又在道統裏立言與立德。
    接下來,我將從文本出發探討近墨堂所藏王陽明致薛侃信劄所涉諸問題。

    《王陽明致薛侃信劄》局部一

    《王陽明致薛侃信劄》局部二
    一、句讀問題。從一段王陽明寫給薛侃的文字來看,“所留文字,憂病中不能細看,略閱一二篇,亦甚有筆力唯一进化者,氣格亦蒼老,只是未免知者過之耳。且宜俯就時格,一第不上先也。所須題目,今寫一二去,閑中試一作。春半過此,帶來一看,兄弟中肯同作尤好。”這裡講的就是王陽明在與薛侃討論科舉文章,認為薛侃的文章寫的不錯,就是過猶不及,應該其要符合時代要求,並提了幾個題目給他。我在文本中發現一個問題,這是目前最權威的束景南先生關於王陽明的一篇:“《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人生而靜,天之性也》《學要鞭辟近裡論》《賀今上冊立中宮表》。問聖人之心,未嘗一日忘天下阿克萨娜,故夫子席不暇暖,而於沮、溺、荷蕢丈人之賢,皆有所未足,是可以知其本心矣。至其論太伯,則以為至德;論夷、齊,則以為求仁得仁。四子言志,三子者,皆欲得國而治,夫子蓋未嘗有所許也。及曾點有風浴詠歸之談,幾於□善忘世矣,乃喟然而與之,抑又何耶?聊一言之以觀所□杨力维。”裡面就有好幾處斷句錯誤。

    《王陽明致薛侃信劄》局部三

    《王陽明致薛侃信劄》局部四
    二、鄉願、狂狷之辨。我的主題就是“致此良知”,這是陽明最重要的思想,“良知”的說法怎麼來?之前就有端倪,眾所周知,王陽明的思想深受孟子的影響,所以他的鑒別、界定就變得尤為重要,從嘉靖二年陽明丁憂紹興,王門弟子形成一股鹹集紹興的“來學現象”,而這一時期陽明思想精要處莫過於陽明對於“鄉願”與“狂狷”的區分,它來自孟子思想對“狂狷”的理解。它的精要思想是一個人要成正成賢會經過“狂狷”這個層面,金恩荣但是“狂狷”有度魏正先,超過就變成“妄人”,這是王陽明的理解,他認為可以接受“狂人”,但是“狂狷”與“聖賢”差一層,如果你能將狂狷的理念克制住,就成“聖賢”。
    三、千古聖學之秘。講的是王陽明的其中一個思想——“致良知”,在他理解是千古聖學之秘。這是對“鄉願”與“狂狷”的問題繼續討論,並最終引發陽明正式提出其學說最重要的概念“致良知”苏瑾年。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自由研討環節,在場嘉賓暢所欲言,主題有對書法的觀點,有對近墨堂發展的建議,也有其他相關言論,各抒己見。

    陳麥青
    復旦大學出版社學術總監
    陳麥青認為近墨堂的宗旨在於將這些書法作品收集起來給有用的人用。對於近墨堂的法術叢刊,認為有“兩用”,一是對學術研究有用,二是對書法創作有用,並從自己作為出版的專業上,肯定了法術叢刊的裝幀形式,對其藝術貢獻十分敬佩。

    龐鷗
    南京博物院研究員
    龐鷗認為對於文博系統來說,很多文物並未大範圍的見世,對於研究造成阻塞,希望文博系統可以在這一方面深度挖掘。而林霄將自己的收藏共用出來,讓它重現于世人面前,可以為學者們補充對於前人的研究。

    萬君超
    中國書畫研究學者
    萬君超針對法術叢刊中的幾件具體作品與在場嘉賓分享,首先提到了林霄先生2013年在北京瀚海秋季拍賣會上“臨時起意”拍下的米萬鐘《棧道十首》詩卷,肯定了林霄對這件作品的“考證”歷程,從“肯定真跡”到“年代有疑”到“考證作者生卒年”再到“確定米萬鐘生卒有誤”這樣一種對學術嚴謹的態度。對於近墨堂米氏卒年的新發現,其認為又為米萬鐘的《紅穀雙燕圖》的真偽提供了新的佐證,並認為近墨堂的做法以及林霄的收藏起到了對學術研究的價值。

    李軍
    蘇州博物館副研究員
    李軍從博物館收藏與私人收藏(公立與私立)之間的區別、聯繫出發,認為公立與私立可以相輔相成。研究藝術史,一定要結合實物,不能只憑經驗或者文獻,文獻有時具有一定的不準確性。最後特別強調近墨堂的法書叢刊出版極為罕見、意義重大。

    俞豐
    《書法》雜誌特約審讀
    俞豐認為收藏的意義在於,應當發揮每一件藏品的真正價值,用來解決藝術史上的問題。“法書叢刊”正是書法研究應該有的面目,它將作品具體內容高清展示出来,又與深度研究性文章完美結合,不僅有視覺享受也有學術上的提升。並提出書法鑒定的“新時代”即將來臨,認為邏輯學與筆跡學對當代書法研究有推動作用。

    蘇偉綱
    著名收藏家
    蘇偉剛十分贊同俞豐先生的觀點,也認為邏輯學對當代書法研究有推動作用。

    謝曉冬
    在藝APP創始人
    謝曉冬認為近墨堂通過將一些重要的作品進行討論,並出版“法書叢刊”這樣的書籍,實際上有助於形成一個比較完善的譜系,對於美術教育來說非常重要,並表示期待這樣的雅集活動之後越來越多。

    梁穎
    上海圖書館歷史文獻中心研究員
    梁穎認為林霄先生辦的這種實物的品鑒和這個研討以及這個出版,在目前來看是非常重要的,林霄作為私人收藏家,能將這些實物放置展廳展示是非常好的事情。

    錢軼士
    上海博物館古書畫人工臨摹組組長
    錢軼士強調傅斯年的以“問題”為本位出發的觀點,提出了收藏家與博物館專家的區別:一件文物,對於博物館的專家來說可能是一个长期研究的过程,而對於收藏家來說,有时还需要加上敏感意识下的临场决断。这是一种既要有學術積累第一宠姬,也要有真金白银历练的能力,是一种長期實踐與理論相結合的能力。從這點來說,傅斯年那個時代的前輩們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榜樣。

    王金聲
    著名收藏家
    王金聲認為此次雅集非常有意義,值得學習,一者是近墨堂聲名在外,所藏的明賢書法可謂名跡累累,到現場來一飽眼福是一件快事。再者,因為收藏方向的差異,明代書法對其而言比較陌生,而現場能聽到幾位專業性的講解,的確獲益非淺。最後,雖然自身做的是民國文化名人書法收藏,從民國大學者如周作人等人的敘述中,晚明文學與文化對他們影響至深,從某種意義上說,晚明與民國是相通的,所以近墨堂的收藏理念、研究方法不僅對當下收藏界明代書法有指導意義,對民國書法收藏亦有啟發意義。

    陸豐川
    西泠印社拍賣公司名人手跡部負責人
    一看到“法書叢刊”這幾個字,就知道近墨堂是超前的,每個藝術的起死回生都離不開價值判斷,而要提到價值判斷就一定是“法書叢刊”這樣的高度,在很多人還在疑惑清代的書法作品是什麼樣,如何去寫,林霄先生就已經將明代的作品推了出來。從林霄先生從業的親身經歷來說,這不是一個偶然,而是他長時間思考的一個過程。

    討論還在繼續,這些特邀嘉賓或從自己的工作本職出發講述了書法收藏及研究的情況,或從自己的學術研究角度出發論述了一些關於書法的專業問題,或從私人收藏角度,也有從近墨堂及林霄的做法上給予極大的讚賞。
    最後進行了《近墨堂法書叢刊》現場簽售及嘉賓留題(為《近墨海上雅集圖》準備題識),至此這次雅集活動到此結束欧阳祥山。


    排版|刘娜
    學術 品質 專業
    地址:上海市長寧區愚園路716號101室
    時間:10:00—18:00(週一閉館)
    電話/傳真:021-52231736
    郵箱:qianheyishu@163.com
    網址:www.qianheart.com
    微信公眾號:lotusart99

关键字